纪影zy

只是个半夜睡不着的脑洞

算是现代吧,双杀手设定。炮哥接到了一个任务是杀喵哥,但是喵哥实力很强,警惕性也很高,炮哥找不到下手机会。某天,炮哥混入了酒吧与喵哥正式相见,因为喵哥喝了几杯酒,炮哥也算是对他口味,当晚就打了一炮,但因为喵哥常年的警惕性即便是做的时候也不会露出破绽。炮哥只得拉长战线,每隔几天就到酒吧和喵哥见面,与喵哥交好,获取他的信任。大概是因为单纯的作为杀手长大,从来没有长时间与其他人有过正常的有情感的交流,炮哥并没有发现自己在与喵哥交流时自己笑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期待与喵哥的会面。喵哥身边不是没有出现过炮哥这样的人,只是炮哥的特殊的单纯(大概算是特殊的杀手?)长得也很对胃口,久而久之喜欢上了炮哥,因为是单干,喵哥对自身情感还是很敏锐的,也不是没想过炮哥是故意接近自己,只是想起炮哥的笑,炮哥无意间透露出来的纯真和一点私心让他动摇了,喵哥决定赌一把,可惜,他赌输了。炮哥在喵哥对他表白的那天晚上杀了喵哥,最后喵哥不顾炮哥还拿着插入自己身体的匕首抱住了他,温柔地对他说:“我赌输了,不甘心,很痛。。。但不后悔。”然后死在了炮哥怀里。炮哥抱着喵哥的尸体呆坐了很久,直到他的尸失去温度,太阳快要升起,他才回过神来去交了任务。后来炮哥还是在接任务,白天除了偶尔会想起喵哥没有太大变化,但是每个夜晚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像是少了点什么,他的身体似乎弥补了感情上的迟钝,变得敏感,难受的时候炮哥会不自觉的想着喵哥自慰,结束之后却更加空虚。在一个本来轻松完成的任务中受了伤后,炮哥终于打算休息一段时间,他去了另一个酒吧(这个酒吧比较乱,但是炮哥本来很少去这种地方低估了乱的程度),在小混混的起哄下喝下了加了dupin的酒(炮哥当时的精神状态也不算好),这种dupin有致幻效果,身为杀手的炮哥受过药物抵抗训练,这种剂量只是让他(回去后)梦见了喵哥,但这个梦对炮哥来说太真实了,他沉睡在心底想要见喵哥的心情开始躁动,开始经常出入这家酒吧,剂量也越来越大,就算是受过训练的炮哥也轻微染上了瘾,炮哥知道事情已经向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,但是他太想念喵哥了,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在dupin的催化下一发不可收拾。最后,炮哥在天台的晨曦中看到了对自己微笑着伸出手的“喵哥”,他的喵哥来接他了,炮哥流下了泪,扑进了喵哥的怀里。。。

bug有,不要深究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