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影zy

第一次剪视频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qwq。如果说天迹是地冥的白月光,那么天地无双就是我的白月光cp,爱冥冥一辈子!对了,那句荣华富贵的歌词想了很久,最后决定变成这个意思:普通人眼里的荣华富贵=天迹眼里的鸡腿叉烧包

另外...弱弱的求下弹幕qwq

【迹冥小段子】关于生日

刚刚过完自己的生日,和亲友讨论了下。。。冥冥是不是要过六个生日hhh但是。。。地冥真的知道生日是什么嘛。。。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,亲友的~


玉逍遥:哈哈哈哈十七你知道吗?

十七:?

玉逍遥:今天是我生日,小默云还想骗我的烧鸡,明明是奉天专门给我烤的,还有玉箫呀还不许我喝酒,一直吵着让我吃掉长寿面,明明都被他们一个放一个的都煮糊掉了,不过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寿面了!十七你生日多久呀!我们也来好好庆祝一下呀,然后我叫上小默云她们介绍给你,我们一起玩,一起去烤鸡,一起去郊外……

十七:生日……那是什么?

玉逍遥:不会吧,你不知道吗?生日就是我们降生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呀,就是我们出生之日呀!你老爸连这个都没有告诉你吗?

十七:(摇头)没有……我不需要知道这个……

玉逍遥:怎么不需要,这个可是值得庆祝的事情!!!

十七:我……不是……那今天是你的生日……为什么不在仙门里,而是来找我?

玉逍遥:其实呀,我是专门来找你哦,是不是很开心呀

十七:你……不过生日了吗?

玉逍遥:呸呸呸,怎么不过!我玉逍遥的生日刚刚过完了,现在过你末日十七的!

十七:我的?生日?

玉逍遥:既然你不知道你的生日,那我就把我的生日分你一半吧,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呀,放心吧,只要有我玉逍遥的寿面和蛋糕绝对少不了你十七号的~当然烧鸡和叉烧包除外,蛋糕可以全给你!

十七:玉逍遥……


亲友还说不用蜡烛,用玉逍遥的掌心火代替,捧到十七面前,然后十七弯下腰去吹。


煎蛋,世界频道炸了(☆_☆)

这个成精的AI好像最近很火,跟风一下,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扎心TAT

真的没想到在生活中死亡真的这么近,看到她很久没有上线以为是三次元有些忙,但是。。。他给我发QQ的时候确实隐隐感觉到了什么,但是听到他声音的时候真的是。。。脑子一下子就死机了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她就这么走了,她这么年轻。。。她和师父感情一直都很好,师徒关系时也是,成为情缘后也是。师父的声音一开始还算平静,而后来他说到四个月前就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,声音就明显地哽咽了,他说。。。他前一天晚上她发了一条语音,但是很微弱没有听清楚说的什么,直到第二天听见她的死讯的时候,他再去听,这次他听清楚了,她说的是“师父”。
我让他不要压着,想哭就哭吧,然后电话里沉默了几秒,我听见了他有些崩溃的哭声。
师父他啊。。。虽然说不上是个多好的人,但是他是我在剑三认识的第一个人,是他把我正式带进了剑三这个大江湖,我第一套打出来的pve套好几件1240都是他们一起带我打本打出来的。和他们有关的,全是愉快的回忆。现在,一个人离开了,我虽然觉得师父应该能振作起来,但还是有点担心,而且我现在自己都。。。更别说和师娘感情更深的师父了。
师娘其实。。。在师门的声誉不算太好,但是我所看到的她是一直都很开朗的小姐姐,对我也很温柔,经常怼师父,称师父是“只知道收徒弟不知道教徒弟”“pv徒弟”的可爱女孩子,还常常和我抱抱。真的。。。这个消息太突然了,其实我接起师父电话的时候就隐隐知道了什么,但是我真的不愿意往那个方向想。
我一开始不知道她是什么病,师父应该是最痛苦的人之一了,师父话中的四个月。。。亲友告诉我,她可能是癌症。。。我不想师父哭。。。
师父他真的很好了,虽然以前有些事让我对他有点隔阂,但是这个时候我不想看他这样,这个时候我只想让他快点好起来,师娘她一定不想看到师父整天郁郁寡欢的。
现在脑子里全是师父的声音。。。他说,师娘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声微弱的师父。。。
脑子很乱。。。写下这些文字可能会让心里好受点。。。

只是个半夜睡不着的脑洞

算是现代吧,双杀手设定。炮哥接到了一个任务是杀喵哥,但是喵哥实力很强,警惕性也很高,炮哥找不到下手机会。某天,炮哥混入了酒吧与喵哥正式相见,因为喵哥喝了几杯酒,炮哥也算是对他口味,当晚就打了一炮,但因为喵哥常年的警惕性即便是做的时候也不会露出破绽。炮哥只得拉长战线,每隔几天就到酒吧和喵哥见面,与喵哥交好,获取他的信任。大概是因为单纯的作为杀手长大,从来没有长时间与其他人有过正常的有情感的交流,炮哥并没有发现自己在与喵哥交流时自己笑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期待与喵哥的会面。喵哥身边不是没有出现过炮哥这样的人,只是炮哥的特殊的单纯(大概算是特殊的杀手?)长得也很对胃口,久而久之喜欢上了炮哥,因为是单干,喵哥对自身情感还是很敏锐的,也不是没想过炮哥是故意接近自己,只是想起炮哥的笑,炮哥无意间透露出来的纯真和一点私心让他动摇了,喵哥决定赌一把,可惜,他赌输了。炮哥在喵哥对他表白的那天晚上杀了喵哥,最后喵哥不顾炮哥还拿着插入自己身体的匕首抱住了他,温柔地对他说:“我赌输了,不甘心,很痛。。。但不后悔。”然后死在了炮哥怀里。炮哥抱着喵哥的尸体呆坐了很久,直到他的尸失去温度,太阳快要升起,他才回过神来去交了任务。后来炮哥还是在接任务,白天除了偶尔会想起喵哥没有太大变化,但是每个夜晚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像是少了点什么,他的身体似乎弥补了感情上的迟钝,变得敏感,难受的时候炮哥会不自觉的想着喵哥自慰,结束之后却更加空虚。在一个本来轻松完成的任务中受了伤后,炮哥终于打算休息一段时间,他去了另一个酒吧(这个酒吧比较乱,但是炮哥本来很少去这种地方低估了乱的程度),在小混混的起哄下喝下了加了dupin的酒(炮哥当时的精神状态也不算好),这种dupin有致幻效果,身为杀手的炮哥受过药物抵抗训练,这种剂量只是让他(回去后)梦见了喵哥,但这个梦对炮哥来说太真实了,他沉睡在心底想要见喵哥的心情开始躁动,开始经常出入这家酒吧,剂量也越来越大,就算是受过训练的炮哥也轻微染上了瘾,炮哥知道事情已经向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,但是他太想念喵哥了,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在dupin的催化下一发不可收拾。最后,炮哥在天台的晨曦中看到了对自己微笑着伸出手的“喵哥”,他的喵哥来接他了,炮哥流下了泪,扑进了喵哥的怀里。。。

bug有,不要深究

这是一个剑三语C的群宣!!!
时逢暑假援军到来,战事自然也变得松闲了起来,不知各位是否有空来看看雁门关外终年不化的积雪,一定特别凉快,食宿路费自理,咱们,穷的慌……
娃娃鱼一不小心掉到冰沟沟里面被拾回去了,太过能吃负担不起,有没有喵哥愿意叼走,没有的话,晚饭吃烤鱼……
说好的友军勾搭上了军医,倒是心疼我们没饭吃天天发狗粮,就是,能不能换个口味,吃不下了!
有没有想滑雪啊,性感苍爹抱着你踩盾上滑,一次一串糖葫芦!【可惜这只阿拉斯加不是攻】

私心打个明唐tag

终于把霜兰的套装拿到了QAQ纪念一波!然而修为还是上不去。。。

占tag抱歉,昨晚上做梦梦见麦田了,和剧情不同的是狡哥走之前吻了圣护的额头。。。然后透明的圣护就一直跟在狡哥身边。。。梦境太真实,现在醒过来都还想哭😭

在王点前沟是最骚气的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