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影zy

真的没想到在生活中死亡真的这么近,看到她很久没有上线以为是三次元有些忙,但是。。。他给我发QQ的时候确实隐隐感觉到了什么,但是听到他声音的时候真的是。。。脑子一下子就死机了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她就这么走了,她这么年轻。。。她和师父感情一直都很好,师徒关系时也是,成为情缘后也是。师父的声音一开始还算平静,而后来他说到四个月前就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,声音就明显地哽咽了,他说。。。他前一天晚上她发了一条语音,但是很微弱没有听清楚说的什么,直到第二天听见她的死讯的时候,他再去听,这次他听清楚了,她说的是“师父”。
我让他不要压着,想哭就哭吧,然后电话里沉默了几秒,我听见了他有些崩溃的哭声。
师父他啊。。。虽然说不上是个多好的人,但是他是我在剑三认识的第一个人,是他把我正式带进了剑三这个大江湖,我第一套打出来的pve套好几件1240都是他们一起带我打本打出来的。和他们有关的,全是愉快的回忆。现在,一个人离开了,我虽然觉得师父应该能振作起来,但还是有点担心,而且我现在自己都。。。更别说和师娘感情更深的师父了。
师娘其实。。。在师门的声誉不算太好,但是我所看到的她是一直都很开朗的小姐姐,对我也很温柔,经常怼师父,称师父是“只知道收徒弟不知道教徒弟”“pv徒弟”的可爱女孩子,还常常和我抱抱。真的。。。这个消息太突然了,其实我接起师父电话的时候就隐隐知道了什么,但是我真的不愿意往那个方向想。
我一开始不知道她是什么病,师父应该是最痛苦的人之一了,师父话中的四个月。。。亲友告诉我,她可能是癌症。。。我不想师父哭。。。
师父他真的很好了,虽然以前有些事让我对他有点隔阂,但是这个时候我不想看他这样,这个时候我只想让他快点好起来,师娘她一定不想看到师父整天郁郁寡欢的。
现在脑子里全是师父的声音。。。他说,师娘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声微弱的师父。。。
脑子很乱。。。写下这些文字可能会让心里好受点。。。

只是个半夜睡不着的脑洞

算是现代吧,双杀手设定。炮哥接到了一个任务是杀喵哥,但是喵哥实力很强,警惕性也很高,炮哥找不到下手机会。某天,炮哥混入了酒吧与喵哥正式相见,因为喵哥喝了几杯酒,炮哥也算是对他口味,当晚就打了一炮,但因为喵哥常年的警惕性即便是做的时候也不会露出破绽。炮哥只得拉长战线,每隔几天就到酒吧和喵哥见面,与喵哥交好,获取他的信任。大概是因为单纯的作为杀手长大,从来没有长时间与其他人有过正常的有情感的交流,炮哥并没有发现自己在与喵哥交流时自己笑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期待与喵哥的会面。喵哥身边不是没有出现过炮哥这样的人,只是炮哥的特殊的单纯(大概算是特殊的杀手?)长得也很对胃口,久而久之喜欢上了炮哥,因为是单干,喵哥对自身情感还是很敏锐的,也不是没想过炮哥是故意接近自己,只是想起炮哥的笑,炮哥无意间透露出来的纯真和一点私心让他动摇了,喵哥决定赌一把,可惜,他赌输了。炮哥在喵哥对他表白的那天晚上杀了喵哥,最后喵哥不顾炮哥还拿着插入自己身体的匕首抱住了他,温柔地对他说:“我赌输了,不甘心,很痛。。。但不后悔。”然后死在了炮哥怀里。炮哥抱着喵哥的尸体呆坐了很久,直到他的尸失去温度,太阳快要升起,他才回过神来去交了任务。后来炮哥还是在接任务,白天除了偶尔会想起喵哥没有太大变化,但是每个夜晚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像是少了点什么,他的身体似乎弥补了感情上的迟钝,变得敏感,难受的时候炮哥会不自觉的想着喵哥自慰,结束之后却更加空虚。在一个本来轻松完成的任务中受了伤后,炮哥终于打算休息一段时间,他去了另一个酒吧(这个酒吧比较乱,但是炮哥本来很少去这种地方低估了乱的程度),在小混混的起哄下喝下了加了dupin的酒(炮哥当时的精神状态也不算好),这种dupin有致幻效果,身为杀手的炮哥受过药物抵抗训练,这种剂量只是让他(回去后)梦见了喵哥,但这个梦对炮哥来说太真实了,他沉睡在心底想要见喵哥的心情开始躁动,开始经常出入这家酒吧,剂量也越来越大,就算是受过训练的炮哥也轻微染上了瘾,炮哥知道事情已经向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,但是他太想念喵哥了,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在dupin的催化下一发不可收拾。最后,炮哥在天台的晨曦中看到了对自己微笑着伸出手的“喵哥”,他的喵哥来接他了,炮哥流下了泪,扑进了喵哥的怀里。。。

bug有,不要深究

这是一个剑三语C的群宣!!!
时逢暑假援军到来,战事自然也变得松闲了起来,不知各位是否有空来看看雁门关外终年不化的积雪,一定特别凉快,食宿路费自理,咱们,穷的慌……
娃娃鱼一不小心掉到冰沟沟里面被拾回去了,太过能吃负担不起,有没有喵哥愿意叼走,没有的话,晚饭吃烤鱼……
说好的友军勾搭上了军医,倒是心疼我们没饭吃天天发狗粮,就是,能不能换个口味,吃不下了!
有没有想滑雪啊,性感苍爹抱着你踩盾上滑,一次一串糖葫芦!【可惜这只阿拉斯加不是攻】

私心打个明唐tag

终于把霜兰的套装拿到了QAQ纪念一波!然而修为还是上不去。。。

占tag抱歉,昨晚上做梦梦见麦田了,和剧情不同的是狡哥走之前吻了圣护的额头。。。然后透明的圣护就一直跟在狡哥身边。。。梦境太真实,现在醒过来都还想哭😭

在王点前沟是最骚气的😒

分享一个短小精美的橙光蛇燕游戏!

有三个结局,大概只有结局三算he吧。。。前两个结局玩的心都碎了😭😭😭http://www.66rpg.com/game/1004354?stype=1&starget=1004354&sflag=MTgxNzg1Njk!&platform=2&share_channel=11&share_msg_id=-1&android_cur_ver=2.0.212.0816

中午出了萤丸小天使,下午出了爷爷,兴奋的同时对未来的锻刀生涯感到堪忧。。。

如果把流月城比作地球的话。。。(纯脑洞)

带有主观观点,慎阅

如果某天地球像流月城一样面临毁灭的命运(比如地球寿命即将终结什么的),科学家(沈夜等人)在宇宙中找到了一颗较为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,但是这颗星球上有一种对人类有害的物质,这时有一个外星人(丽丽)说可以用自己的能量帮助我们适应那个星球的环境,作为交换,科学家要为他提供食物(那个星球的原住民),为了让人类生存下去,科学家先与外星人定下盟约,一方面让人类适应外星人的能量然后迁移,一方面为外星人抓原住民但故意拖时间,数量也不多。等到所有人类都迁移完成时,科学家杀了这个外星人,扛下一切罪行,为了让原住民接受人类,和地球同归于尽。

这个脑洞只是我在B站重温古剑剧情的时候看到弹幕里太多无脑黑沈夜的了。的确沈夜不是个好人,但是在那个情况下,摆在他面前的只有“错误”的道路,作为大祭司,他只能狠,只能牺牲下界的人。有人说他也杀了流月城的人,但他杀的都是背叛他的,可能破坏大局的人,这事关全族人的生死存亡,自然容不得一丝差错,这就造成了沈夜在别人眼中心狠手辣。至于我没有提到谢衣。。。因为我是个沈谢党,我怕我的观点很多人接受不了,就没有提,不过就算站在不腐的角度上来看,谢衣从来都没有怨恨过沈夜,谢衣在成为初七后站在了沈夜的角度,彻底理解了沈夜,所以最后恢复了记忆也没有背叛他。

【狡槙相关】突然想到一段话

曾经有个叫槙岛圣护的人,他要颜值有颜值,要内涵有内涵,说他好吧他又杀过人,当过罪犯,说他不好吧他又的确是个令人敬佩的家伙;后来他被一个叫狡噛慎也的人杀了,狡噛慎也他也是个有颜值有内涵的人,当过警察,说他好吧,他也是杀人犯,说他不好吧,又说不出他错在哪里。后来,狡噛慎也站在了槙岛圣护从前站过的位置,在某些时候总会出现槙岛圣护的幻觉。。。最后槙岛圣护还是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了,他们两人只要有一人活着,就会一直纠缠下去。


我去,我一个作文从没超过40分的人写什么啊囧rz